关注我们
主页 > 民生 >

故土情怀 念念不忘——记镇海籍女作家叶良骏

发布时间:2019-06-15 17:54 来源: 镇海新闻网
 

  叶良骏在镇海庄市中心学校(受访者供图)。

  6月初的一个傍晚,停靠在上海外滩十六铺码头的游轮披着彩灯在黄浦江上缓缓行驶。晚风拂过,坐在岸边的叶良骏望着滔滔江水,思绪溯回而上——200多公里外的甬江,连接着中大河,河岸边有个名称独特的村子:庄市街道老鹰湾叶家村。那便是自己的故乡啊。

  几十年来,镇海籍女作家叶良骏以故乡为源,先后出版《霜露》《爱满天下》等30多部散文集、陶行知研究论著、教育文集、大型画册、剧本集,并在《新民晚报》等海内外报刊开设专栏、发表作品。她的作品文笔朴实,见解独特,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赵丽宏评价:“历久不忘,回味咀嚼,为之心动。”

  不久前,叶良骏回乡出席散文集《我的窠娘》首发典礼。带着一份对故乡恋恋不舍的情,对窠娘念念不忘的爱,她携着朴实动人的文字,回馈镇海。

  儿时的叶良骏(受访者供图)。

  从西方回归古典

  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……阿爸,侬为啥老是叫我背唐诗宋词?”1946年,6岁的叶良骏在上海一处里弄房子里疑惑不解地问父亲。在她的印象里,父亲下班回来后,只要稍有空闲,就“逼”着她背古诗,还要进行古诗词讲解。不断背诵、大量背诵,让年幼的叶良骏苦不堪言。她非常想念故乡的祖母,想念窠娘软软的怀抱。

  叶良骏1941年6月30日出生于宁波,满月后,父母住在宁波市区,她被交给住在镇海庄市叶家村的祖母和窠娘抚养。1946年,叶良骏因上学来上海,与父母团聚。

  父亲叶元章喜好古典文学。他认为,让孩子从小学习诗词,可以令传统文化精髓渗入骨髓,但孩子年幼,不理解父亲的苦心。

  到了中学时期,叶良骏如同飞出笼子的鸟,开始选择自己喜欢阅读的书籍。她在学校挑选的第一批书籍是十八、十九世纪英国、法国、苏联等国作家写的世界名著。叶良骏一头扎进西方文学的海洋里,生活方式、性格特征都深受影响。

  人到中年,叶良骏已经是一名散文作家。时任宁波大学教授的父亲告诫说:“当作家,理应具备中国古典文学底蕴基础,对于写作极有帮助。”回头看,叶良骏慢慢发现,中国古典文化是一座宝库。童年时代不喜欢、不理解的文学素养,正从骨子里缓缓释放。

  “我喜欢了几十年西方文学,此时又拿起了中国文学。”叶良骏说,中国古典文化特有的深奥、隽永,对自己启发极大。到了不惑之年,通过写作、世事、人情等各方锤炼,加上长期浸淫在文学中,叶良骏身上既有西式的热情,又有中式的含蓄。中西传统的交融冲撞,塑造出了一个特别的她,并透过文字折射到作品中。

  如今,她回忆印象最深的古诗,依然是那一句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”。当年,祖母住在庄市老鹰湾叶家,叶良骏想念祖母和窠娘,每每念起这句诗,就不由抬头望月,温情涌上心头。因此,这两句平常的诗句,在叶良骏心里排了首位。

  “年岁渐长,气质醇厚,愈见温婉。”叶良骏的朋友如是评价她。与气质相匹配的,是叶良骏现在喜欢的旗袍。她认为,旗袍是世界上最适合中国女性、最能体现江南韵味的服装。旗袍、古诗、文学,其实在美感的传情达意上有相通之处。

  青年叶良骏(受访者供图)。

  从研究走向创作

  叶良骏11岁时进入上海行知中学住读。

  该校前身为中国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创办的育才学校。校长马侣贤和一些教员是陶行知的亲授弟子,学校践行陶行知提倡的“六大解放”思想与“素质教育”理念:解放孩子的头脑、双手、眼睛、嘴巴、空间、时间,走向社会,多实践、多了解。老师们秉持“以爱戴人远胜于以威吓人”原则,待学生温厚宽和。

  整整六年,叶良骏在这里如饥似渴地学习文化知识。后来,叶良骏进入陶行知研究机构工作。那时,在上海乃至全国,陶行知事迹知之者极少。而叶良骏却对其万分敬仰、思慕,决心将全部精力用来寻找陶行知足迹。

  在寻访过程中,叶良骏到各大图书馆、档案馆查阅资料,从《申报》等旧报刊上搜寻陶行知的文章,采访众多陶行知同事、亲友、学生,获得大量第一手资料。“光是笔记就写了几十本,老式的磁带也录了几十盒。”叶良骏说。

  通过研究,她发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教育世界,也被陶行知精神深深感动。她评价陶行知先生是:“捧着一颗心来,不带半根草去”。于是,叶良骏一面研究,一面推广宣讲。在宣讲过程中,她产生了强烈创作欲望,并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写作陶行知研究文章,包括诗文研究、思想解读、陶氏故事等。“感动得没法不写。”叶良骏说,不然对不起陶行知先生、老师和母校多年的熏陶。

  获悉叶良骏做相关研究,全国各地报刊均来约稿。叶良骏的陶行知教育系列著作越写越多,一直坚持了几十年。她认为,无论是挖掘陶行知事迹,探索其教育理念并进行推广,还是写教育论著,“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部分。”

  提笔写作,是早在叶良骏11岁时便有的心愿。

  当时,叶良骏就读小学六年级,课间躲在教室看一本刚借到的《俄罗斯童话》。班主任陆冠军拖着她,一定要去操场跑一跑。跑完一圈后,叶家小囡眼泪飞出。陆老师问:“你哭什么?”叶良骏回答:“我刚刚在看一个很好看的故事,跑完现在要上课了,不能看书了。”

  陆老师哈哈大笑:“你将来去当个作家吧,编故事比看书有趣得多,还能吸引更多小朋友来看。”作家=编故事的,叶良骏的心被点亮了。

  初中班主任章学漪老师每每把叶良骏的作文当范文在班里读,他也鼓励叶良骏当作家。叶良骏说,自己已经尝试着投稿,但收到的都是退稿信。章老师把叶良骏带到家里,从床底下拖出两只麻袋往地上一倒,满满的都是退稿信。“我的志向也是当作家。侬看发表介容易?要吃好多退稿信的。”章老师鼓励叶良骏,未来可期,当作家不要害怕退稿。

  叶良骏定下目标:多写多投,不惧退稿。终于,叶良骏第一篇文章在《青年报》上发表,那年她上初二。编辑写了几句话:“写得活灵活现,请小作者继续努力。”自此,叶良骏拼命找题材,写身边事、同学情、校园见闻等,一发而不可收。

  退休后,叶良骏目标明确地写起了散文、诗歌。她的散文以真人、真事、真情见长,忠实记录令自己感动的每一个瞬间。

  《我的窠娘》封面(资料图)。

  从故乡牵动情怀

  由于父母现在居住在宁波,叶良骏时常回宁波探亲,也去老鹰湾探望宗亲。

  走在熟悉的土地上,不经意间就回想起童年祖母说过的一句话、窠娘的一个动作,或是太公、伯伯、姑姑等人的音容笑貌。故乡就像一把钥匙,开启了叶良骏的回忆。那些触动心灵的情怀,往往令她落泪。童年睡过的老屋有她奔跑的幼小身影。如果老屋会说话,定如窠娘一般慈祥。它是会说出那些早已忘怀的故事呢,还是勾起旧日最美好的时光?

  叶良骏在故乡获取的一切,化在笔尖。她写心中最想写的故乡,童年生活、老人旧事,以及,她的窠娘等。与故乡的情结在《我的窠娘》这篇文章里达到顶峰,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所谓窠娘,是指旧时伺候月子的娘姨。这个行当在叶良骏记忆里与现在的月嫂有着本质的区别。“月嫂是个职业,窠娘是把月子娃当孩子了。”叶良骏说,好比自家的窠娘阿成,本是一名远房亲戚,也是一名旧式独身妇女。叶良骏出生后,窠娘的情感就寄托在她养育的孩子身上。

  叶良骏两位母亲,左为窠娘(受访者供图)。

  窠娘阿成先后照顾了六名叶家儿女,她与叶良骏的关系十分密切。因此,在叶良骏心里,她一直有两个妈妈,其中一个就是窠娘。

  1987年,窠娘去世了。整整30多年,这份情怀压在叶良骏心底最柔软的地方。近年来,叶良骏想着老人已去,一定要为窠娘做一件事。她用了一年时间,一段一段地把文字写出来。好几次写到情动处,泪水涟涟,只能停笔。

  文章的写作,是释放的过程。叶良骏从心底掏出藏了30多年的情感。这情感日复一日地累积着,压迫着,直到终于释放。千般想法、万般柔情,尽在纸上。《我的窠娘》成了叶良骏最喜欢的作品。

  上世纪80年代末起,叶良骏在《解放日报》《文汇报》《新民晚报》等众多报刊上陆续发表文章。许多读者回馈,这些真情实感的文字令人动容。感动自己的,也是感动他人的。这便是文学的力量。

  乡情、亲情、友情,在叶良骏笔下娓娓道来,生动无比。生活激发了叶良骏创作的灵感,她把不能复原的东西留在了文字里,隐隐表达情怀。1994年起,叶良骏坚持为《新民晚报》夜光杯写散文,每月一篇,一直写到现在。

  如今,叶良骏对镇海依然怀有深厚情感。她每年都要回来几次,爱家乡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。几百公里阻不断浓郁乡情。今年端午前夕,有一名远亲,记得她爱吃土豆,给她送了一袋小土豆,还包了一袋宁波特有的碱水粽。“多少年没有吃过纯正的故乡味道了。这就是乡情乡亲啊。”叶良骏说,“通过乡情,把我们这些镇海人引回故乡,是我乐见其成的事。”

  叶良骏在授课(受访者供图)。

  从兰园深情追忆

  宁波植物园里有一座明清建筑被命名为兰园。游客以为兰园之名取自“兰花”之意,实则,它出自叶良骏外公陈兰荪之名。兰园以菱漕祠堂、崇本小学、陈兰荪故居等建筑为基础修建而成。这其中,也有叶良骏奔走的苦心。

  早在2011年,叶良骏听闻镇海建造宁波植物园,可能要拆迁外公陈兰荪故居。她和弟弟回乡探亲,打算跟故居告别。

  站在故居门口,叶良骏想起了陈兰荪的故事。1871年,陈兰荪出生于当地一户书香门第。宁波一带尤其是镇海乡下的大户人家,崇尚早早把男孩送去学做生意,以便将来经商发迹,出人头地。因此,陈兰荪在崇正书院(现庄市中心学校)毕业后,去了钱庄当学徒。他后来开钱庄、开银行,先后在宁波建立钱业会馆和元亨钱庄等,属于早期宁波帮代表人物。

  叶良骏看到,故居当时保存较为完好,有人居住,附近菱漕和祠堂也被修缮一新。住户都知道这里要拆迁了,但不知道具体在何时。回到上海,叶良骏写了篇《秋风吹淡了旧味》,讲述这桩事,抒发心中淡淡的惆怅。

  同义医院发起人合影,左二为陈兰荪(受访者供图)。

  2012年8月,故乡传来消息说故居要被拆了,叶良骏再次赶回来。此时故居住户已经搬空,她不知道找谁打听,于是给宁波市政府写了封信。之后提笔写了《故乡的大屋》一文刊登在报上,呼吁留下有故事的老建筑。

  镇海区文保所见到文章后联系叶良骏,表示可以代为去现场查勘。陈兰荪故居在镇海不可移动文化画册上专门有介绍,文管所调查后专门写了份报告要求保留陈兰荪故居。叶良骏呼应此事,再次写信给《宁波日报》和相关政府部门,要求保留老屋。最后,菱漕祠堂和叶家的老洋房被明确不拆了。

  宁波植物园建成前一年,叶良骏故地重游,她带走了两块屋瓦留作纪念。走到村里,村民告诉她,陈兰荪故居不拆了。叶良骏喜出望外。她仔细一看,外公的故居、崇本小学旧址、菱漕祠堂等都被完整保留下来,并且改建一新,更具古典韵味。

  现在,兰园作为植物园一部分,散发出浓郁的人文气息,吸引络绎不绝的游客流连忘返。

  追忆陈兰荪成为叶良骏的又一份故乡情结。

  她计划好好地写写外公,为故乡做了许多事的陈兰荪先生,不仅是她的亲人,也是曾影响了宁波的一位乡贤,不该湮没在历史风尘中。

  (记者陈饰 通讯员张纯瑜)

  (编辑:杨东)

Copyright © 2012-2019 镇海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

营业执照-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- 互联网出版机构 - 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 - 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

关于我们 - 版权声明 - 广告服务 - 在线投稿 - 网站地图

版权为 镇海新闻网 www.zhxww.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